|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新闻动态

·英语新闻词汇天下(每 [10/11]

·定制各类英语考试词汇 [10/11]

·英语新闻词汇天下(周 [10/11]

·十天突破10000词 [10/11]

·世界新造英语词汇解读 [10/11]

·世界新造英语词汇解读 [10/11]

·世界新造英语词汇解读 [10/11]

·世界新造英语词汇解读 [10/11]

·世界新造英语词汇解读 [10/11]

·世界新造英语词汇解读 [10/11]

  丛书推荐

 
中国青年报专访
刘仁博士网英文网 www.liurenwords.com   2012-09-17 14:48:17 作者:SystemMaster 来源: 文字大小:[][][]

《中国青年报》大教育时代--教育人士
——
跟刘仁博士造单词―与“活字典”亲密接触
中国青年报记者 李锦兴 黄敏

  英语单词不是背出来的,而是造出来的。只有学会造单词,才能正确理解和运用单词;也只有学会造单词,才能够跟上英语词汇的扩展速度,才能够明白200万英语单词的意义之所在。
                          ————刘仁谨记

                       
(一)
  
我们曾三次走入刘仁博士的词汇课堂,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第一次是刘仁博士的改“背单词”为“造单词”的讲座,当时有种茅塞顿开、醍醐贯顶的感觉,多年来埋藏在心中的对英语词汇的遥远而模糊的记忆被刘博士的语言唤醒,跟随着他极富感染力且极其流畅的语言速度,词汇就象黄河之水滚滚而至。通过刘仁博士的“造单词”,我们获得了对英语语言的全新理解以及几百个终身难忘的词汇族系,知道了汉字创造的思维方式对英语词汇创造的影响,感受到汉语和英语之间的距离就象中国的父子之间的情感距离,并能够轻松地识别一些字典中都查不到的英语生词。刘仁博士上词汇课从不带讲义,却能以流畅的语言纵横千古,跨越中西,让记忆中原本枯燥的词汇学起来不但轻松快乐,而且能够在瞬间无限制地扩大词汇量,获取信息并自由运用。
  八月金秋的一天,为了和刘仁博士有更多的接触和更深层次的交流,我们在他位于中国人民大学校园内满是书籍的小屋里进行了一次访谈。也正是这一次近距离的接触,使我们对他个人和他的“造单词”理论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

  (二)

  刘仁博士最初和众多的中国学生一样,经历了从中学生到博士生阶段的中国式的英语考试,也经历了GRE、TOEFL、TSE、IELTS和外国机构的面试英语考试洗礼。在考试中最头痛的就是重复地背诵各种相关专业和一定量的英语词汇。他也尝试过不同的方法来记单词,甚至包括背字典,都无功而返。尤其是在做硕士和博士论文期间,因硕士生和博士生导师都是中国人民大学的博士生导师段忠桥教授,段教授1994年获英国Essex University哲学博士学位,并在1998年-1999年任牛津大学All Souls College客座研究员,而其博士论文都是用英文写就并在英国正式出版,因而对刘仁博士的英文要求相当严格。当时刘博士论文都是关于英国和美国的社会政治理论的内容,不仅涉及的知识面广,而且还会发现许多字典中都查不到的单词。更让他苦恼的是在中国的字典中可以查到的单词的汉语解释根本就和英语的原本意思不同,甚至完全是错误的。在与国外真正的学者进行思想和语言交流的应用过程中,他近20年的英语水平远远不能胜任自己的研究工作,于是他开始思索:记忆方法不是中国人学习英语词汇的障碍,因为中国人是世界上公认的最聪明最具智慧的人群,更是最善于学习善于记忆的人群,那么问题一定出在对英语词汇的理解上。他正式开始对英语词汇进行研究,发现了许多规律性的东西,创造出英语词汇学习的新方法“音形义造词法”。其必备的四个背景要素是:科学意识、逻辑意识、数学意识和西方的宗教文化背景。通过这四种简单的要素能够把已经创造出来的和未经创造的英语词汇融为一体,回到了词汇的起源,寻找到了词汇的基因和起因,掌握词汇的发音和形状中所包含的原创意义。从而能自由地扩展词义,自由地克隆词汇,自由地阅读和写作,由26个字母和48个发音组成的英语词汇再也不受任何数量的限制。

  与国内外流行的各种词汇记忆和学习方法不同,刘仁博士的“造单词”课不讲方法,而是把200万单词作为一个背景让读者或听众不断地构建属于自己的词汇模块,也就是在极短的时间内通过强调词汇和词汇所包含的信息不自觉地掌握英语词汇构成和扩展的内在法则,而不是为了掌握词汇先学习并不存在的方法捷径,它实际上就是简单得没有任何方法和规律,没有任何专业术语,通过课堂交流,在学生的记忆里永远是成群的词汇和词汇所包含的信息。

  在涉及到英语词汇本身具有的科学性、逻辑性、数学意识和宗教文化背景对造单词的作用时,刘仁博士谈道:
  首先说英语词汇的科学性。英语词汇本身就充满了科学性的内涵,也就是说,如果我们确实要强调科技社会中的沟通效能,就必须透过英语词汇的语法规则和语法释义,理解词汇中的科学含义。我们之所以要向西方学习,学习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学习西方的科学技术和管理经验。英语已经是世界语言,在科学和技术领域,英语统治着世界。这种统治地位,其实从词汇的创造之时就初露端倪。例如,atom,其词根为tom(切),a作前缀只有两种意思:⑴“否”或者“非”,如amoral等。⑵to,如away,abroad等。在这里a前缀就表示“否或非”,亦即“不能再切了,不能再分了”,这就是“原子”。这个词来源于古希腊原子论哲学家德谟克利特。他认为:万物是由不停地运动的、大小和质量都均匀的、不可再分割的最小物质微粒组成的。现代化学则把原子定义为“保持物质化学性质的最小微粒”。Atom就是表达科学内涵的英语词汇代表。我们应该通过这个例子,加强对英语词汇的深层理解,才能够达到语言交流的真正目的,也就是交流的有效性。

  其次再来看看英语词汇的逻辑性。中国自古是缺少逻辑意识的,更不用说现代逻辑。古典逻辑之父为亚里士多德,现代逻辑之父未莱布尼兹。没有逻辑,就不会有逻辑电路,就不会有支持IT软件的数理逻辑,就不会有现代文明的一切;没有逻辑,当然就无法跟有逻辑思维和习惯的文明打交道。比如logic,log作词中讲具有惟一解释,就是“说”的意思,其实是逻辑的延伸意义。因为,逻辑学的最初传播是教人如何去演说,如何把事情和事物说清楚、说明白。因此,log最原始的词根意义就是指:第一,万事万物之中和之间的本质关系;第二,如何表达这种本质关系。所有以log为词中的单词,都是表达这两种意思。例如,biology,geology,apology,dialog,monologue等等。

  再次,宗教文化文化背景也是与西方人交流所必备的前题条件,因为,英语世界里80%的民众是信仰宗教的,不了解宗教对词汇的作用是很难掌握词汇的真是含义的。就像《on top of the world》这首著名的歌曲,我们中国的翻译者将其翻译为《世界之巅》,就是不了解宗教文化背景同时也误解了world的真实含义而直接翻译的结果。on top of the world其实就是表示“幸福极了,快乐极了”的含义,在此意义上基本等同于in heaven,因此,比较科学的翻译是《快乐之巅》。看过中国电影《少林寺》或者知道一点佛教理论和常识的人都会理解“极乐世界”的意义。

(三)

  刘仁博士的“造单词”在初步掌握汉字的构成方式和四种简单背景要素的基础上,“造单词”只有两层含义,一是根据几条造词规律和数量很少造词元素,识别已经存在的前人或者别人造出来的单词,包括字典中所不曾收录的词汇。二是根据需要,自己能够创造出不曾存在的但是别人可以不经过字典就能够大致理解的生词。

  刘仁博士从中国甲骨文中的“旦”字开始讲起,“旦”字下面的“一”表示“地平线或者海平线”,而上面的一个圆圈则表示“太阳”,圆圈中的一点则表示“我们的祖先在有文字记载的人类历史上首先发现了圆心,并能够用工具画出一个完整的圆,甲骨文中这个符号完整的意思就是‘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来了,因而,天亮了’。与此相对应的是,英语词汇的所有单词不是先天而成的,而是1500年前才出现的一种语言符号和语言系统,其中每一个单词也都符合具有一万年历史的中国汉字这种原创的精神。最为重要的是,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中仅存的并且依然在起着作用的文字系统就像语言的活化石,对现存的任何语言系统都有先天的解释权”。刘仁博士接下来继续运用中国古人的这种造字方式解释了一系列的英语词汇的创造过程。刘仁博士讲了一个跟中国字“旦”相近的英语词中或者词根“ori”,即表示“升,起”的意思,从而一下子明白了表示“东方的”英语单词oriental的原创意义,就是表示太阳升起的地方;紧接着我们又知道了英语单词horizon也包含“ori″这个词汇基因,就是表示中国字“旦”下面的“一”,即“地平线”。刘仁博士并没有就此停止,而是继续让你感受汉字对英语的解释权,让你感受到世界语言体系在中国汉字上的统一,“我们既然把horizon的原创意义轻易地用中国字复原出来,也就能够根据中国字的词义扩展方式把horizon的意义无限地扩展出去,而不仅仅知道horizon就是“地平线”的意思。比如我们登山或者乘飞机的时候,我们都会有一种感觉,就是爬得越高看得越广阔,这种广阔实际就是“地平线的宽广”,这种广阔同样就是汉语‘视野’的原创意义。每个受过初等教育的中国人都明白,中国词“视野”不仅具有原创意义的自然属性,而且具有社会属性。比如我们经常说某个阅历或者知识很丰富的人的“视野”很广阔,这里的“视野”就具有了“视野”的社会属性。词义在自然属性和社会型之间转换是世界上任何一种语言系统的最基本的规律之一,英语同样也不例外,因此,“开拓某个人的视野”就可以转化成英语符号系统的“broaden one's horizon”或者“widen one's horizon”,使用的仍然是“horizon”这个单词,但是知道了中国词“视野”的两种属性,我们就不会把上面的英语理解或者翻译成“拓宽地平线”这种翻译得很好就是连翻译者自己都看不懂什么意思的诗人语言。当然,面临着同一个宇宙,因而词汇的原创意义具有天然的相通性;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东西方在社会领域的差异就逐渐地多了起来,比如刚开始讲的oriental这个词,在西方社会领域还可以表示“东方人”的含义(这种词简单性的转化就是刘仁博士称之为第二规律的词性通用规律),但是由于西方人对东方人的误解,oriental出之西方人之口则有明显的歧视含义,表示“愚昧、神秘、低级”的社会含义。随着东方特别是中国等国家的发展壮大以及与西方国家的全面沟通,在2002年3月,美国通过了一项法令,就是在政府的官方语言和各种法令中,要用中性词“Asian”代替所有的oriental,因此,如果国人知道oriental是对包括中国人在内的东方人的歧视,在起任何名字的时候也就不会再用oriental来表示“东方”了。随之而来的是我们轻易地知道了origin、original、originate、aboriginal等词汇完整的含义和用法。既然“日出东方”跟表示太阳升起的英语单词oriental相对应,那么根据“日落西山”可以推知“太阳落下的地方”就是表示西方了,因此,又跟刘仁博士一起造出了occidental、occidentalize、occidentalization等自己不熟悉的单词和句子。我们还造出了在场所有的词汇工具中都查不出的单词,例如,产生于1996年,所有受过教育的中国人都明白的单词informationization(信息化)以及containerization(集装箱化)等等,最重要的是知道了“ize”和“ization”就是中国古代汉语中常用的“使动用法”,因而我可以轻易地感知globalization,localization,miniaturization等等使动用法的无数词汇,感觉到animalize Albright这句话的意义;甚至完全可以根据刘仁博士所讲述的思维方式和造词元素创造出我自己所需要的词汇,就像居里夫人在上个世纪的初期创造“radium(镭)和polonium(钋)一样。与此同时,也知道了所有以“ation”结尾的单词的发音和重音,全面体会到刘仁博士“音形义造单词”简单而丰富的内涵。

  刚才谈到我们面临着的同一个宇宙,其实东西方的宇宙观是不同的。东方文明着眼于宇宙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研究,强调的是社会与自然的稳定与和谐;而西方文明关注自然规律,强调人类社会对自然的征服,从而在征服自然的基础上征服人类自身。西方文明的这种宇宙观在universe,planet等词汇得以充分的体现universe中的un表示“统,一”,vers表示“旋转”,因而universe的原创意义就是“惟一的、不停旋转的体系”。只有理解了西方文明的这种对宇宙的探索,才能够明白哥白尼和布鲁诺为了日心说而不惜生命的壮举;进而也可以理解西方的university的本意和中国“大学”之间的本质区别,也会知道universal time并不是北京标准时间时间,而是世界标准的格林威治时间。这就是词汇所包含的信息,也是我们学习词汇的根本所在。因为语言是用来交流信息的,而不是交流语言本身,我们不能把语言作为学问来学习,而应该跟我们学习说汉语一样把语言作为一种工具来掌握。我们有些人包括众多的科技工作者掌握了那么多单词而不会用的原因,就是根本不了解词汇的真实含义,这主要是中国字典对词汇的解释问题,不是中国人的智力问题;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国的字典对众多单词的解释都存在错误,(例如,在某些中国国际著名戏院的入口处,标着单号“single number”和双号“double number”,但是英语国家的人分别理解为“单身座号”和“双人座号”,这就容易引起很大的误解,而准确的翻译应为“odd number”和“even number”。造成这种中国式英语(Chinglish)的原因也有两个,一是字典编著者的中文基本功不扎实,再者是中国字典编著者不像英语字典的编著公司那样,可以组织各行各业的学者进行团体作业,认真地核准每个单词在不同领域内的准确含义。)这不仅影响了中国人学习英语的效果,最重要的是影响了中华民族与世界的全方位的交流,中国人没有获得诺贝尔奖的重要原因之一并不是中国人的文学水平差或者科研水平差,而是汉语和英语之间缺少一条畅通的桥梁;得不到文学诺贝尔奖可以说西方人不理解中国文明,得不到自然科学的诺贝尔奖只能遗憾地说就是中国学者的英语水平不过关, 比如2002年度,在世界最著名的自然科学杂志《science》和《nature》上见不到排名中国第一的清华大学的教授和学者的名字,而母语为英语的哈佛大学却有387篇文章入选。

   (四)

   刘仁博士的宏伟目标是:通过“造单词”等科学教育方法实现四、六级考试在高中阶段完成,而根本不影响其他学科的学习。大学的英语完全交给专业英语教师,只有能够用英语讲授专业课的大学教师才是在技术和理论上不落后的合格的大学教师。而研究生的英语水平则应该与英美研究生的英语水平保持同步。中国无数的在美国读硕博连读的学生能够顺利毕业就是这种保持同步能力的证明。但是,目前正规的高等教育并不能提供这种保持同步的英语能力,这是英语教育改革的目的所在,而一旦克服了词汇的障碍,这种目的在全国的实现也就是10年的时间,那时,不是整个民族在背单词,而是整个民族在运用两种语言创造。我们能够感受到刘仁博士作为一名学者对东方文明和中华民族所蕴藏的深沉的责任感。他希望用10年的时间在华人中间普及“造单词”,同时利用汉字这种语言活化石修订西方学者对英语词源解释中的错误。也许一位学生写给刘仁博士的四句话可以略表他的心境:承传古国文明,独步英语天下;一代词汇宗师,为我中央之国。作者也从山东理工大学的校报上发现了刘仁博士写于南联盟大使馆被轰炸之后的一篇文章,题目就是《天行健》,字里行间充满了对中国文明的思考,其中悼念许杏虎和曹颖等烈士的一段感人文字如下:

    浮萍人生风吹雨,雨打莲蓬转西东;最是千年情缘苦,百岁过后又一生。
    三生修得赏月日,有泪无痕旦夕别;九尺铜台待孔雀,雀飞台空天地泣。
 
   刘仁博士并没有把他的研究束之高阁,而是在学术研究之余还非常注意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在科研之余时常受聘于北京数家著名私立学校,担任英语词汇教师,并在全国省会城市巡回讲座,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学生、在英语教学上的实践者和研究者的考验。用刘仁博士的话说就是:“作为学术工作者要时刻记住,实践是丰富理论必不可少的一个途径,并且是检验一个理论是否正确的唯一标准。很多人在英语学习中走了弯路,我感觉这不仅是个人的浪费,也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浪费。” (刘仁博士词汇研究中心及其博士团队同时开设专门电子邮件信箱,欢迎各界人士随时交流:rsliu@263.net。同时,刘仁博士继续在北京、天津、上海、广州、南京、武汉、长沙、青岛、太原、大同、西安等地的高校进行讲座和签名售书活动。)

                                                         【本文节选自《中国青年报》,2002年9月12日 】

 

友情链接 联系方式 网站地图 网站管理 我的博客 腾讯微博 进入旧版

 

刘仁博士英语网版权所有 京ICP备:06059249号;公安机关备案号:110102002418号

全国办学合作与出版合作联系电话:400-650-1691;电子邮件:liuren@liurenwords.com

Copyright 2001-2011 liurenwords.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律顾问:项武军 于启波